人物 德布劳内告诉你这支比利时如何“打脸纳英戈兰”


随着自己右腿挥动,皮球如出膛炮弹直奔巴西球门左下角,中间不带触地停顿。出脚瞬间,德布劳内唤起了那种在英超时熟悉无比的进球感。阿利松果然打开身体也无法触及。

丁丁看到球碰网窝,旋即冲向角球区滑跪庆祝,脸颊因为兴奋而更加显得通红,直到此时,丁丁才打入自己杯赛首球,然而这引发的遗憾迅速被进球带来的期望冲淡——笑到最后,才能笑得最好。

翻看红魔这份进球名单,有前场的卢卡库、巴舒亚伊、默滕斯、雅努扎伊、阿扎尔,有中场费莱尼和后卫维尔通亨,大部分是主力进球,还有对日本时替补登场奉献绝杀的中场沙兹利。德布劳内成为名单上最新添加的名字,显然不符合这位曼城球员英超第一攻击中场的身份。

这也是绝大部分比利时球迷的困惑,以杯赛首战对巴拿马为例,德布劳内曾突然插上传中,差点遭成对手乌龙。那是丁丁喜欢饰演的角色,在禁区附近派牌或直接射门。但此前比赛,丁丁如此发挥的时机甚少。

细心观察丁丁在本届杯赛中的角色变化,你会发现原因所在。和在曼城担任的边前腰不同,德布劳内如今在国家队踢后腰,其活动区域不再是对方禁区前,而主要变为中圈一带或靠后位置,那显然是他不大适应的区域。

因为在新位置,他必须干“脏活”,参加围抢,陷入肉搏;得球后,他也不再有长驱直入的特权,而更多把皮球交给专职进攻的队友。踢后腰,德布劳内迷惘过、挣扎过、抗争过,总算一直坚持下来。

牵一发动全身,比赛中当丁丁插上,队友此时已不大能契合其跑动线路,让他有时只能背身等球。在防守本职上,他还曾因抢球染黄。问题是,并不是很多人理解球队这种变化。随着比利时几场小组赛打下来,德布劳内愈加笼罩在外部质疑造成的氛围中。

相比之下,莫德里奇为克罗地亚远射叩关,克罗斯为德国奉献绝杀。坎特作为杯赛第一防守中场的地位,则继续令人高山仰止。难道德布劳内就一直在迷失中度过自己的世界杯?

有趣的是,正是德布劳内亲手促成了球队和自身角色的相关变化。预选赛中,比利时10场赢9,打入并列最高的43球。与此同时,红魔在和俄罗斯、墨西哥的热身中打出的3比3平局,也提醒球队内外,这依然不是一支攻守平衡、特点鲜明的球队。

尤其是对墨西哥,引发德布劳内对马丁内斯战术的质疑,“我们还是太依赖个人发挥,而只要球队没有完善的战术体系,就会继续在面临这类对手时难踢无比。”

那时在国家队中的德布劳内,扮演的还是类似于他在曼城队中的角色。不管他怎么看待,他自己就是“问题”的一部分。另一方面,马丁内斯理解丁丁的烦恼,不过他也有自己难算的账本。

马丁内斯说:“球队要攻守平衡,但在国家队中这点不易达到。每当集训,总是最受媒体关注的那些球星必然入选,这导致的结果是我们往往召入太多攻击球员,结果就是攻守失衡。”

马丁内斯没有忽视丁丁进谏。他一路通过预选赛和热身调试阵容,看看怎样搭配才能实现最优配置。让他高兴的是,包括丁丁在内的大部分国家队球员,都欢迎这种积极的尝试。

“他们很享受大家庭气氛,也欢迎球队为把个体融成整体、变得更强而做出的一切改变。”随着马丁内斯不断调适,中场维特塞尔感受到了球队向好的变化,说球队踢得比威尔莫茨带领下时“更像一个团队”。

如何让德布劳内和阿扎尔这对英超双子星发挥最大能量,始终是马丁内斯捏合团队的关键。在作出冷遇纳因格兰等一系列决策后,最终马帅决定丁丁位置后撤,以实现攻防的有序转换。德布劳内在大赛前,就知道自己将领到不同任务。

如此转变,不仅让丁丁必须恶补铲球技术,更难的还是面对外界的不理解。幸亏德布劳内自己理解,“他们说什么‘他不满啦,不想跑啦,踢得不像在曼城时啦’,这都说得不对。这样说,好像我对此不满。但比利时和曼城踢法不一样。我想让媒体、球迷、球员都站在比利时队身后支持这种变化。”

为了比利时能在本届大赛取得佳绩,27岁的德布劳内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“以前我没这么做是因为我还年轻,没有足够的履历。而现在,我必须承担起更多的责任。”

马丁内斯始终是丁丁坚强的后盾,“德布劳内在世界杯上的表现被低估了。他将一切都融合在一起。正是他的存在,前锋们才得以处在不错的位置。他在球队的攻防转换中扮演重要角色,他可以让球队高位压迫对手。”

在中场,德布劳门和助攻的机会少了很多,但他的一脚长传和广阔视野依然在。他催生球队产生的化学反应,难用数据衡量。库尔图瓦解释,“德布劳内扮演的角色会影响他身边的球员。他决定球队何时压上何时回收。”

正当外界以为丁丁这届杯赛可能一直“暴烈无声”时,对巴西他爆发了。这有赖于马丁内斯赌博式的变阵:让德布劳内提前,担任前场自由人,和左右两侧的卢卡库、阿扎尔形成流动性极强的三叉戟,而把中路防守重任托付于两位爆炸头。这种编排果然在制约巴西进攻的同时,召唤出丁丁隐藏已久的杀心。

对巴西破门那脚,丁丁就是比利时中锋。而此时卢卡库担任的是前者在曼城的角色:带球向前寻找杀机。德布劳内和球队一起渐入佳境。淘汰桑巴军团的布阵,可能才是球队的最佳配置。

然而,此前如果没有丁丁作出的让步感化团队,如果没有他换位后和中后场队友触发过的那些反应作基础,他未必能在一场重要比赛中,如此得到队友信任,并自在的诠释自我。

外界对于这支球队可能存在的内讧隐忧担忧已久,这当然源于他们在过往大赛中展现的各自为战。德布劳内在球队晋级半决赛后的回应让我们看到了比利时的改变:“我的能力不仅是进球,但我不关注个人数据,我关注的是团队。”

做出改变的当然不只丁丁,当曼城中场成为比利时和巴西一战全场最佳时,卢卡库也在牺牲,“我在埃弗顿时踢过这个体系,完全了解该做什么。我跟德布劳内还有阿扎尔探讨过该怎么跑位,持球时该做什么,说一遍就够。”

落选世界杯名单前,纳因格兰曾质疑球队在大赛能走多远,“卢卡库会争取有所发挥,德布劳内会希望刷一波数据,还有阿扎尔也想当明星。”他没料到的是,在缺少他的国家队中,以德布劳内为典型,这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团队,正愈发无往不利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